欢迎访问嘉兴热点新闻网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正文

一家轴承制造厂老板的等待:开工10天达产率仅有10%

时间:2020/2/23 12:49:21 | 来源:网络 | 阅读:7434次

(原标题:一家轴承制造厂老板的等待:开工10天达产率仅有10%,复产不是他能掌控的事)

2月18日晚,距离开工已经过去10天,姜俞桥经营的轴承厂,产量仅为满负荷运转时的十分之一。从2月9日至今,工厂一共只发了6车货,平均一天不足一趟。

姜俞桥,山东惠新轴承厂老板,从事轴承加工制造多年。原本预计今年行情略好于去年的他,被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打乱了阵脚。

姜俞桥每天在关注几家上游供应商的复产状况,以及下游企业的开工进度——当然,还有原料运进和成品运出的交通管制情况。尽管,200多名本地员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召集到位,但按需生产的轴承厂,现在面临着原料难以续接的情况,与此同时,下游客户因为开工迟缓,订单尚不理想。

产业链像是一盘棋,他的工厂只是这盘棋上的一颗棋子,复产的进度,根本由不得他。他现在能做的,还是继续等待。

十天达产率仅为10%

惠新轴承厂所在的聊城市高唐县,至今尚未出现新冠肺炎病例。2月9日,有一部分企业被允许复工,惠新轴承正在第一批复工的企业中。

姜俞桥的供应商有来自外省的两、三家钢厂,以及位于聊城市另一县的前工序加工企业。截止当天,前工序加工企业尚未复工,根据姜俞桥得到的消息,那边还要再等上两三天。

“年前有客户下了订单,但现在就是做了也运不出去。惠新轴承是按照订单生产,因此厂里没有什么库存。姜俞桥年前原计划,农历初十就开始外购原料,但这一计划因疫情延迟,仅有的一些原材料,做一点就没了。”2月18日晚,姜俞桥在电话中告诉经济观察报。

这使得原料供应很难续借。从2月9日至今,10天过去,轴承厂一共发了6车货,平均一天不足一趟。

产线现在也就开动了10%左右的产能,全厂200多号员工,目前上岗大约30人。惠新轴承厂的200多名员工中,95%来自本地,如果需要,短时间内召集工人不是问题。

但现在的产量显然不需要那么多工人。姜俞桥说,不仅上游的原料供应不上,下游客户的复工也需要过程,“下游的企业好多还没开工。”

姜俞桥的订单主要是给厂家贴牌生产,客户集中在方圆500公里的辐射范围内,山东、江苏、安徽以及河北、北京都有分布,产品都通过专车由公路运输到厂。

湖北省一家卡车制造商是惠新轴承的大客户,订单量占据全部订单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。现在湖北的疫情距离解除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,这意味着湖北省的订单近期就全部损失了。

物流是困扰姜俞桥的另一个问题。截至2月18日,前工序加工供应商所在县的交通管制尚未解除,那边就是有货也运不过来。至于下游的客户,因为遍及中东部多个省份,每个地方的交通管制情况也有所不同。

姜俞桥每天在关注着复工的消息,以及交通运输的信息。他计划2月19日发往江苏一车货物,根据他的了解,那边的交通在逐渐放开。

“发货之前要沟通好,不然也不敢发。把双方把手续办好,要货方会给高速上一个信息,我们这边则把发货的账号或者司机的信息提供给对方,到那以后才能放行。”姜俞桥告诉经济观察报。

单价竟比10年前还低

2019年,姜俞桥的轴承厂做了约两个亿的产值。因为在这一行做了多年,姜俞桥的客源较为稳定,轴承产品主要以卡车应用为主。

去年的6-9月,下游的轻卡市场经历了一场整顿,重卡市场的表现也不是很好。他预计,伴随着重卡在排放标准上升级换代的需求,市场在今年会出现好转,但他没有想到出现了疫情。

姜俞桥告诉经济观察报,去年,轴承厂的效益还算可以,“但(效益)整体不算很高,利润点很低”,这也是整个行业的现状。

“轴承的价格比10年前还要低,这么多年不升反降。但这么些年,成本各方面却涨了很多,现在的人工一个人每月最少要4000块钱,原材料费用也很贵,再加上管理费用,以及政府环保等方面的费用。”姜俞桥说。

姜俞桥分析,生产成本居高不下,价格又一直上不去,利润自然就上不来。

姜俞桥介绍,客户的要求现在很严,这也使得中小规模企业对质量同样不敢怠慢。“现在我们的质量和大厂基本能保持一个水平,但是价格还是上不去。同样质量的产品,我们给大厂的价格,最少要差15~20%。”姜俞桥说。

根据姜俞桥的粗略印象,整个行业,轴承制造、加工企业可能能达到近万家。他的轴承厂在全国算是中等偏上的规模。像姜俞桥一样的企业还有很多,比姜俞桥要难的企业更多。

“我们有批量生产的单子,就是说,给大厂贴牌,他们的订单一下就是上万套,最少也在1万套以上,加上我们本身有车加工,再加上又做了这么多年,各方面技术还比较成熟,客源也比较稳定,所以活得还算可以。”姜俞桥说。

对比之下,那些规模更小的企业,一年也就一两千万产值的,会更加艰难些。“整个行业还在整合的过程中,谁也不愿意被淘汰,都在拼命的活着,所以就得想办法,满足客户的要求,客户的情况,市场也不好做,也就一个劲儿跟我们压价。”姜俞桥说。

姜俞桥预估,待他的轴承厂恢复到正常的生产水平,可能还需要两个月的时间。仅他的大客户——湖北那边的企业,恢复合作可能都需要这个时间。

“湖北管得比较严,外省在逐步复工、逐步解除交通管制,但各个省情况不一样,甚至各个市都不一样,下游企业的复工,是一个持续的过程。”姜俞桥说,“现阶段各地整体管得还是比较严。”

对姜俞桥的工厂来说,疫情的直接损失就是生产不能正常进行,导致营业额减少。算下来,如果是再有两个月的话,可能真的得影响一个季度。

不过,目前,姜俞桥的现金流尚未觉得有太大的压力,因为现在进不了料,工人工资支出按实际到岗计算,人工成本压力没有那么大。

眼下,姜俞桥唯一的诉求就是快一点复工,他的上游和下游,复工的速度能够再加快一点,全国的物流系统能尽快通畅起来。

对姜俞桥的工厂来说,在全国上下这一盘棋中,它只是其中的一粒棋子。整体动不起来,他只能干着急。

“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,防控工作不要把控地太极端了。”姜俞桥向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Top